茶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茶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历史文化名城必须强调整体保护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39:42 阅读: 来源:茶盘厂家

不久前在哈尔滨召开的中国考古学会第十二次年会,来了一位非常重要的专家,他就是著名的文物保护专家谢辰生先生。尽管作为中国考古学会的名誉理事,他是来参加考古领域的学术会议的,但他依然将文化遗产保护的工作排满了会期。会议还没有开幕,他就与黑龙江文化遗产保护志愿者团队的成员们约好了见面的时间,以及在哈进行考察的内容。会议期间,由谢老发起的关于打击盗墓贼和打击法人犯法的两个重要的呼吁书几经修改,在闭幕式上通过。

谢辰生先生在被违法修缮的省级文保单位哈尔滨关道衙门旧址考察。

1949年建国后,主要的有关文物保护的法律法规,如1960年的《文物保护暂行管理条例》和 1982年的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等,基本是由谢老主持起草或执笔的。如今,87岁的谢老不顾身患癌症,依旧在全国各地为了文物保护而奋力奔走呼号。他几次上书国家领导人并获得批示,不仅抢救各地濒危的历史文化名城,也促成2008年《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的提前出台。6年前,他为保护北京古城而上书温总理,发出“我已决心以身殉城”的铿锵誓言,眼下,他那消瘦却坚毅的身影又出现在哈尔滨的历史街区。他结合哈尔滨实际和国内普遍存在的情况,简洁而准确地阐述了他始终坚持的文保理念。

历史文化名城必须强调整体保护

谢老在哈尔滨看过了道外区中华巴洛克建筑、看过了道里、南岗区的欧式建筑和日式建筑,他认为,哈尔滨有自己的特点,这种建筑在其他地方都没有。道外的特色非常突出,充分体现了哈尔滨的特色。哈尔滨是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城市,因此这个城市本身的特点就是这一百多年形成的,这些建筑形成的特色都是哈尔滨的城市标志。其有一些珍贵的历史建筑,都是城市记忆的标志。所以保护历史文化名城,这些建筑绝对不能再拆。

他看到去年进行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省美术馆周边进行的拆迁建设项目,使得原本完整的历史街区只剩下省美术馆孤零零一座文物建筑,他对这种改造方式连连摇头。他说:哈尔滨是国家的历史文化名城,按照国家的《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的要求,对于历史文化名城只能是整体保护。不要大拆大改。要有机更新,循序渐进。因此,哈尔滨应该最大限度的把历史建筑跟历史街区的肌理都保护下来,这才符合条例的要求。

针对目前国内所谓异地迁建的做法,谢老认为:迁移保护也是错误的,首先你这个真实性就不存在了,它原来在这儿,你给他弄到别处去了。那你的前提也不存在了。当然有一些建筑,本身价值特别高,异地保护后还保留着它本身的价值,比如永乐宫的壁画。这可以。但是它的历史价值毕竟是打了大大的折扣。因为它的前提已经不存在了。文物建筑离开了原址,脱离了原来的历史环境,历史信息就不存在了。

重要的一点就是,所谓不可移动文物,首先是不能移动,不应该移动。所以不可移动文物最根本的是不应该移动。为什么不应该移动?就是要保持它的真实性,只有它在原址,真实性才是最完整的。

他进一步阐述,我们保护历史文化名城是保护单体文物的概念的一个发展。从单体的文物到加上文物的历史环境,然后更多的发展到整个城市——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这是我们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一个从实践到认识的一个新的发展。因此,这就不是一个单纯的从原来保护一个具体的文物的原则去要求。

作为一个城市来说,人民的习俗还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应该保护。有的地区把老百姓都赶跑了,光留一个空壳,这不符合保护历史文化名城的要求。这种做法是完全错误的,你只有让原来的老百姓还住在那儿,历史名城的生命才能持续下去。我们要保一个活城,不是保一个死城。你比方说,丽江,如果光保一个丽江城,里面的人全变了,那就失去了它的价值。为什么?丽江主要是纳西人传承千年的东巴文化,你把原来的老百姓都弄走了,都换成苏州的、常州的人,那还有什么特色呀?那就没特色了。

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要和改善民生相结合

谢老历来倡导保护历史文化名城必须跟改善民生结合,而这应该是政府承担责任的。因为无论是解决民生问题,无论是保护历史文化名城问题,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问题,都是政府的责任,所以必须是政府主导,公益性原则优先——这是保护历史文化名城很重要的一条。在这个前提之下才可以搞市场运作。但不能全部都是市场运作。

他说:“我现在到处强调民生问题,名城保护必须与改善民生相互结合,相互促进。保护名城、保护文物必须是在惠民的前提下,绝不能扰民。这是最根本的问题。”

谢老介绍,以开发商的项目带危改的方式是错误的。把危改放在项目里,突出了项目,实际呢,危改服从项目了。项目是什么?项目就是利润。开发商当然要赚钱,要谋取个人利益,你不能赖人家。你让他这么干,他就这么干,他用不着赔本赚吆喝。这种方式绝对不符合“政府主导,公益性原则优先”这两个原则。因此,旧城里面的改造不能采取那种政府卖地给开发商的方式,不能把这个事情推给开发商。采取那种方式,必然是既破坏历史风貌,又影响了民生。

要时时想着老百姓,不要时时想着经济利益。政府是应该为改善民生投入资金的,因为改善民生不能搞市场经济,搞市场经济解决不了民生问题。在政府主导,公益性原则优先的前提下可以搞市场运作,可以吸取社会资金,但必须保证在这个前提底下,不能够完全市场运作。几十年来种种原因政府遗留的问题造成的群众的住房困难,是政府应当负责任的。我们欠的债,我们要还。为老百姓排忧解难,是政府的责任。不能让老百姓负责。

这又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以人为本。什么是以人为本?人是以群分的,以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弱势群体为本,而不是给开发商谋取利益提供方便——那不是以人为本哪!

《文物保护法》不是文物保护单位保护法

《文物保护法》不是“文物保护单位保护法”——这是谢老的名言。

在今年7月被实施野蛮拆除的督办东省铁路公司事宜公所,开发商称这座建筑既不是文物也不是保护建筑。然而这座建筑处于花园街历史文化街区的紫线范围内,尽管此前没有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和保护建筑,但在拆除之前,恰恰是哈尔滨市文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向开发商通告这座建筑具有珍贵文物价值,并且已经纳入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范围。尽管由于记者以市政府特邀信息员的身份递交的紧急建议得到市领导批示,使拆迁暂时停了下来,并了解到开发商是在没有办理拆迁手续的情况下进行拆迁的。但那座在哈尔滨为仅见的新艺术运动风格的建筑已经被拆得面目皆非,并且在停拆10天之后神秘失火。现状惨不忍睹。

谢老听了情况介绍十分气愤,因此他再次重申了这个观点。他说:文物保护单位本身是个动态过程,所有的保护单位都是从非保护单位过渡到保护单位的。有的刚刚发现的建筑尽管还不是文物保护单位,但可能它的价值就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不是文物保护单位不等于这座建筑没有价值,就可以拆,改。

谢老介绍:1960年,通过《文物保护暂行管理条例》(该条例由谢辰生先生起草)的时候,在当年105次国务院全体会议上,主持会议的就是陈毅同志。陈老总就提出来一句话:“保护文物的问题是宁可保守,不要粗暴。”因为什么呢?你如果是错保了一个文物,那么这个错误很容易纠正,但是如果是一个很重要的文物你给损坏了,那就是永远无法弥补的损失。是无法纠正的错误。所以他认为是“宁可保守,不要粗暴”。这是陈老总的名言,到今天还有现实的指导意义。这一点非常重要。

涂层针孔检测仪图片

屠宰加工机械批发

板材贴面机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