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茶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历史文化遗存默默消亡古民居该适度利用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5:52:42 阅读: 来源:茶盘厂家

古民居是宝贵的建筑文化遗产。制止古村落内村民建房、投资保护修缮古民居,是政府部门迫在眉睫、刻不容缓的责任。

诸葛村一景。 韩乐悟 摄

诸葛村央视扬名(来源:金华日报)

何为“适度利用”?一是看是否在保护前提下的合理利用;二是看利用时是否把社会效益放在第一位

乡士建筑保护采访札记之一

今年10月1日,文化部出台的《文物认定管理暂行办法》开始实施。其中认定对象中增加了乡土建筑等特殊类型。这意味着今后将有一批乡土建筑被列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乡土建筑具备了法律保护地位。

然而在中国,又有多少未被关注、或许将来也不会有机会被“认定”的有价值的历史文化遗产正在默默地走向消亡?

孤独的记录者

“去年来还在。消失得真快!”

10月1日下午,在距浙江省衢州市十几公里处的衢江区云溪乡车塘村,站在一处古厅堂废墟前,衢州学院艺术系副教授陈凌广轻声感叹。不远处,是被列为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吴氏宗祠”。

在陈凌广的叹息中,记者还听到另一个声音,那是张一兵(深圳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按动相机“快门”时发出的。此时,他那有些前倾的身影,正孤单地穿梭在年久失修、新旧混杂、外行难辨年代的“古建”小巷中,对着建筑的“柱础”、“牛腿”等不断“咔”、“咔”。

张一兵在做着他的“抢救性记录”。在他看来,那些已被破坏、消失了的古建筑,就像被打破的盘子,我们已经很难知道它的原貌。但是还有很多这样的盘子马上就要被打碎。“趁着它们还没被打碎,尽自己所能,赶紧先把它们记录下来。我们没有能力让它不被打碎。”

也是车塘。在一处被主人用来养猪、气味熏人的老屋里,张一兵为见到头顶上典型的明代“冬瓜梁”而欣喜。相机快门的声音变得急促。老屋女主人说,有人要花一万八买她这房,她坚持要两万,没成交。陈凌广告诉她,以后再有人要买,出价20万元。“这样说就不会有人买了。现在都是文物贩子在做这种生意。他们买下房子后并不住,而是把它拆掉,将房梁、‘牛腿’等能换钱的东西拿走。”从老屋出来后,陈凌广向记者解释他的“谎言”。为了把那些有价值的老房子保留下来,类似的“谎言”他一说再说。

我国著名文物保护专家谢辰生曾比喻,对一个民族而言,文物是一棵“家门前的老松树”。这次浙西之行许多时候让记者感受到这棵“老松树”正在无可挽回地枯萎、死去,但在有些地方,也还有另外情形,让人心生希望。比如,在建德、在新叶、在兰溪、在诸葛。

新叶村的“非典”

在刚刚结束的2009第二届中国乡土建筑文化抢救与保护暨建德·新叶古村研讨会的会上会下,所见所闻,记者感受到一批有识之士正在为我国乡土建筑乃至乡土文化的保护辛苦努力。建德市市长洪庆华对与会的国内外权威乡土建筑和文物保护专家学者表示,新叶村2007年初开展的古村落综合保护工程,到目前已基本完成第一阶段的各项目标。

新叶村位于建德市西南大慈岩镇,建于南宋嘉定十二年(公元1219年),至今已有800多年历史,是浙江省内保存最完整的古代血缘聚落。新叶村现存明清古建筑200多幢,包括塔、阁、祠、庙、桥、堂、厅、民居等类型。1989年最早研究新叶的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陈志华称其为“中国明清建筑露天博物馆”。2000年,新叶成为“浙江省历史文化保护区”。

陈志华如此评价新叶目前上上下下倾力进行的古村落保护:新叶村要把传统文化保存下来。这在中国很不典型!因为中国的大部分乡村正停留在新叶前几年的水平上:拼命盖新房。

前几年,随着人口增多,村民要求改善住房条件,在村内外兴建了许多新式住宅。2000年后,古民居保护与村民建房用地矛盾激化,短短5年未批先建新房80多幢。建德市一位官员说:“这些新房,三分之一插在老建筑中,村落的古朴风貌遭到很大破坏。”在一次相关会议上,一位建德市的老领导拍案而起,喊出:“这是政府犯罪!”

2001年6月,有媒体报道说,浙江省建德县新叶村古民居,正面临坍塌毁坏的危险。专家认为,新叶村古民居是浙江乃至中国宝贵的建筑文化遗产。制止村民建房、投资保护修缮,是政府部门迫在眉睫、刻不容缓的责任。

有识之士的大声疾呼,刺激着市委市政府。经过各方、各层次沟通,建德形成了一个“举全市之力保护新叶古村”的共识。随后成立专门机构,出台新叶保护区保护规划,财政安排专项资金,保护工程分三期开始实施。

在陈凌广看来,新叶正在走一条和其他地方都不同的路。“其他地方是先开发后保护,新叶是先保护再适度利用。”

“适度利用”难题

在新叶村口,和村民聊起古村保护话题,村民多是笑着说“保护好”。

“好在哪?”他们的想法朴素又简单。

一位腕挎竹篮卖石榴的妇女说,保护好了可以搞旅游。来的人多了,她的石榴能卖更多的钱。另一位在附近村庄办“农家乐”的女孩儿,跑到新叶,给记者留下电话号码时,不停地推荐她那里的“十里荷花”和好吃的点心。村民羡慕离新叶只有3公里的诸葛村。那里搞旅游,每年光门票收入就上千万。

对古村未来,村民有村民的想象,专家有专家的思量,也有旁观者在默默注视。陈志华回忆说,当年建德市一位领导对他说“我不追求赚多少钱,就是要保存传统文化”时,他很感动。

但是新叶保护下来,就像件珠宝被放到盒子里?要利用,又怎样才算“适度”?

陈志华表示,旅游不是不可以搞,旅游是发挥历史文化遗产的社会教育、文化价值的一个重要活动。关键看怎么搞。

在建德新叶村、在兰溪诸葛村,在许多村落的陈年老宅中,留守的多半是老人。一些古老的村庄,正在势不可挡地成为“空心村”。

陈志华告诉记者,目前在古村落保护中,最难的是村庄的活力不够。“这在全世界都是个难题。它不是一个村子所能解决的,要在一个大的范围内去解决。”他说,现在我们有一种盲目的解决,就是盲目地发展旅游。

关于保护和利用的关系,谢辰生认为,还是要坚持文物保护法的原则,“保护是原则、是基础。没有保护就没有利用。”是否“合理利用”,一是看你的利用是否在保护前提下的合理利用;二是利用时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哪个放在第一位?再者,即使你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但没有严格保护,而是带来了破坏,那也不行。

谢辰生赞成将旅游定义为“一种经济性质的文化事业”或“文化性质的经济事业”,“总之不是单纯的经济行为。”

记者获悉,新叶翘首以待的新区建设45亩土地指标已批复下来。当地领导表示近期将动手拆除新建房,争取让村民在新区过上春节。

虽然新叶古村保护工程得到村民大力支持,但事实上,新叶前段的保护工作,最敏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触及,如拆除核心保护区“新建房”问题,如何更好地与村民沟通、让村民充分参与、制定公平政策、做到依法行政?这说起来容易,做好却比较难。

记者注意到,目前地方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些问题,他们强调坚持“保护第一”;强调古村保护是一项民生工程,也是一项永久性工程,必须让村民在保护中得到实惠,必须把保护工作制度化。

谢辰生强调,遗产保护和改善民生都是政府的责任。要把两者统一起来,不能采取以开发代危改、以项目代危改的模式,“这样肯定要出问题,既不利于改善民生,又不利于文化遗产保护。”

关于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谢辰生总结出两句话:政府主导、公益性原则。“在这样的原则下,鼓励公众参与。”

浙江省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毛昭晰指出,现在一些地方在建设新农村过程中,就是把老房子拆掉,建许多新房子。新建筑等于新农村?“这是对新农村很片面的理解。”但他强调,在保护传统文化、保护古建筑时,首先要关心群众生活,这样才能得到群众支持。

血液化验设备和器具价格

全自动商用洗碗机货源

沥青试验仪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