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茶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华西村贫富悬殊显现月入最高达百万最低仅数千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2:57 阅读: 来源:茶盘厂家

华西村贫富悬殊显现 月入最高达百万最低仅数千

车行至常合高速,远远就能望到一座摩天大楼。那就是全国闻名的华西村新的地标。  10月8日,这座328米的高楼——华西龙希国际大酒店、又名“华西增地空中新农村大楼”,在华西村庆祝建村50周年前正式启用。它的高度名列世界第15位,国内第8位。  华西村,中国农村走集体经济、共同富裕道路的典型,村民“家家住别墅、户户开豪车”,每户家庭存款600万元以上。如今,这座“农村第一高楼”,再次向世人展示了他们的财富故事。  实际上,在这幢高楼的背后,隐藏着华西村“新故事”的深意。华西村“新书记”吴协恩指着这栋摩天大楼道:“这是我们华西村转型发展迈出的一大步。”  吴协恩是华西村具有传奇色彩的“老书记”吴仁宝的第四个儿子,他所说的转型发展,主要指从经济结构上,华西村将从赖以起家的炼钢、化纤、纺织等传统工业,转向旅游、金融、海洋运输等为主的服务业。  巧合的是,这座将在华西村旅游经济版图上占重要作用的“农村第一高楼”,选址正是华西村最早的工业区旧址,这似乎也昭示着华西村转型的决心。  财富“神话”  按照超五星标准建造、总造价25亿元的龙希国际大酒店,绝对为华西村创造了多个“第一”。  除“农村第一高楼”以外,龙希大楼内有亚洲最大的空中旋转餐厅、世界上最高的村级博物馆,此外,还有华西村第一个影剧院、酒吧、KTV、水疗中心等娱乐设施,未来也有可能成为华西村第一个商务办公楼宇。  对于龙希酒店的投资方式,华西村透露,由200户高收入村民每户出资1000万元来筹集大楼建设资金,这200户村民可直接将自己在华西集团的股金转为大楼建设资金,因此并不直接动用华西村的集体资金。  作为回报,这200户村民都是大楼的股东,不但拥有优先入住大楼的权利,还参与大楼盈利分红。  华西村村民吴仁彪的两个儿子就在200个股东之内。吴说,华西村上世纪70年代造田、80年代造厂、90年代造城,现在的华西正处在高速发展期,江阴未来会发展成为一个大城市,而且在向华西村这边靠拢,华西村建高楼是对的。  1961年,华西建村,因地处江苏省江阴县华士镇以西,故名“华西村”。当时的华西村是一个远近闻名的贫困村庄,全村欠债1.5万元,在那时无异是天文数字。而此后,经过一系列奇迹式发展,目前,该村已拥有18家大公司,下辖70多家企业,集冶金、毛纺、化纤、建筑、旅游等十余种产业于一体,形如巨型“经济航母”,集体资产已超300亿元。  集体经济给村民们带来的福利是,村民都可入股华西集团,参与盈利分红,同时村里为村民统一建造别墅、分配福利。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和积累,华西村村民尽管没有一个亿万富豪,但资产最少的也有上百万元,最多的上千万元。  转型命题  不过,几十年“工业报村”之路发展下来,“转型”最近几年在华西一直成为重大命题。  唐舜是华西村集团下辖扁钢厂的一名班长,如今却有大部分时间做起了自己的生意。他说,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厂里的订单减少了很多,以前累计一年要做9个月的活儿,今年才做了6个月都不到。  不仅是钢厂,像纺织厂、化纤厂等华西村一贯以来的“看家”产业,如今都面临着订单减少、效益不好的局面。  好在华西村在几年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转型的准备。已接任8年村党委书记、村民委员会主任、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吴协恩说,当2003年华西村销售创百亿元时,领导班子里很多人曾想扩大钢铁产能,做大“看家”产业。当年8月,老书记吴仁宝组织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提出“新上项目要急刹车、现有企业要开稳车、已经投入的项目要开快车”。  按照这个“三车”思路,华西钢铁厂没有再扩大规模,而是逐渐做出了一条海工、海运延伸产业链,年销售达到160亿元。  目前,华西集团已在香港注册成立了宝立海运有限公司,现有船舶5艘,今年又新购了8艘船舶。预计“十二五”期间,全部新船交付投运后,总载重将达到105万吨,年运输能力达到400万吨,将成为江苏省最大的远洋船舶运输企业。  而在海洋工程方面,华西村响应国家海洋发展战略规划,成立了江苏华西村海洋工程服务有限公司,投入跨海大桥、海上石油平台的建设,并准备花三年时间形成300米水深的国内海洋工程安装作业的专业船舶工程服务公司,用五年时间逐步进入海外市场。  此外,吴协恩在2003年就提出向金融服务业拓展,通过入股以及与银行、债券公司合作,借脑发财。目前,华西已拥有典当公司、小额贷款公司、财务公司、咨询公司等,并参与了多家银行、证券、期货公司的股权投资,基本形成了一个金融控股集团的框架。像典当担保业务,已逐步形成“连锁经营”模式,在沪宁线周边城市开设网点,实行区域化管理和运营。据了解,华西村还将在上海浦东、江阴等地打造“华西金融中心”。  转型产业大多数布局在华西村以外的地区,在华西村的区域内,旅游业则是重中之重。去年,华西村从美国麦道、法国欧直分别购买了两架先进的直升机,开辟了“空中游华西”的新路线。吴协恩说,未来十年内,将加快开发和有效利用低空资源,创造出“小飞机、大市场”的新兴产业。  尽管民间开放低空领域的限制还难以打破,华西村仍在争取通过合作、合资的形式,筹办一个华西自己的通用航空公司,并已确定将重点放在自己定向培养“空中人才”上,按吴协恩的想法,争取同著名航空学院合作,成立华西分院,不仅是为华西的空中事业储备力量,同时也能为国家培养紧缺人才。  现今,华西在传统的钢铁工业上已是“厚转薄、普转特、窄转宽、粗转细、地升空、小钢厂关停转万人餐厅,传统转新兴”。  10月8日,华西建村50周年庆典上,吴协恩公布华西“十二五”规划确定要完成的十大项目,即远洋物流、海洋工程、航空公司(筹)、空中旅游、山林喷灌、化纤核钢、能源开发、现货交易、新市启动,根据大华西“西南建工贸钱庄,东北建六畜粮仓,中间建人间天堂”的格局来建设华西新市,“服务业的贡献率已达40%,目标则要占到半壁江山。”  外人与自己人  但在高速和转型发展的背后,华西村一些“矛盾”也开始显现,主要不外乎“人”和“地”。  自2001年6月开始,在江阴市规划和村民投票的基础上,华西村通过“一分五统”方式,并入周边20个村共同发展,组建了一个面积超35平方公里,人口超3.5万人的大华西村。自此便有一华西“中心村”和“周边村”之分,而此前华西村村民仅为2000多人。  组建“大华西”对于华西村而言,得到的是可以用作产业拓展的土地资源,但原本满足于2000多人的福利政策和管理模式,显然无法立即适用于3.5万人,新的矛盾由此滋生。  所谓的“一分五统”,是指村企分开、经济统一管理、干部统一使用、劳动力在同等条件下统一安排、福利统一发放、村建统一规划。  华西村将“一分五统”视为创举。  但是,在周边村村民看来,合并显然不如想像中那么美好。  合并之后,华西村逐步完成了土地流转。原周边村的农田、宅基地统一收归集体规划,村里为新入村村民建造新的别墅和房产。  华西村的别墅尽管没有房产证,但其价格近年来却一路攀升。原前进村村民老葛说:“2001年之前一套别墅只要十几万,没两年就涨到25万、35万,最近两年已经涨到五六十万一套了。”  当然,买不起别墅的村民也可以买村里造的农村公寓,但由于失去了农地,平时的生活开支也便有所增加。“事实上,‘一分五统’的结果是,不但使周边村丧失了土地资源,并且制约了周边村发展经济的动力。”周边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干部说,“合并后,除了一些基本的福利外,周边村民分享不到华西村发展成果,更谈不上过上富裕的生活。”  所谓的基本福利是指,华西村向周边村民每年发放300斤大米和油盐补贴,6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还可以领取养老金。  周边村与中心村更深的矛盾还不在于此。合并后,除一些基本福利外,周边村民并不能和中心村村民“平等”分享华西村的发展成果,一度引发不满。  在部分周边村居民看来,中心村的共约2000名村民拥有股份,导致了收入分配的不公。但在很多华西中心村村民看来,自己当初也是苦出来的,新村民要是一下子就和老村民享受一样的待遇,同样很不公平。  在互指不公的僵持下,大华西村已出现了财富悬殊的社会分层——最上层的是中心村村民,年入数以百万或千万元计;中间是新村民,或打工或找机会“发家致富”;最底层的是外来打工者,租房或住集体宿舍,月入数千元不等。  “这里收入其实并没有比外面高多少,但总体上算还可以了。”一位在华西某公司打工近10年的员工说,老书记也曾放开接纳过外来人才,待遇、分红什么的都跟老华西人一样,但这种机会非常少,“除非(工作能力)特别突出”。  对于扩容后带来的冲突,吴协恩显然很清楚。同时,由于华西村产业由传统工业向服务业转型,对劳动力的使用也可能相应减少。集体经济绘就的共同富裕美好生活能否维续,是华西村不得不直面的一个问题。  “华西发展到今天,面临一个新问题,就是稳定。”吴协恩表示,大华西没有了教育的延续性,有部分并进来的村民希望吃大锅饭,矛盾增多。“共同富裕要一步到位不现实,在满足基本保障的情况下,要富还得靠自己,要循序渐进地来。”吴协恩强调,“共富”不是“均富”,要靠自己努力,而不是坐享其成。

济南哪家癫痫医院好

商丘白癜风医院好不好

合肥安医大一附属医院皮肤科

合肥专家皮肤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