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茶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延续六百年的王室收藏-【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06:42 阅读: 来源:茶盘厂家

列支敦士登家族作为收藏家和艺术赞助者的身份与他们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方式紧密相关,这也是列支敦士登公国几个世纪王朝历史的突出特点。人们普遍认为,无论是作为收藏家还是艺术赞助者,列支敦士登王室与艺术的密切联系始于第一任元首卡尔一世公爵,然而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正确。在研究列支敦士登王室与艺术的关系时,特伦托大主教、列支敦士登-尼科尔斯堡的乔治(约1360-1419)的卓越成就不容忽视。他既定制艺术品也进行直接购买,可以说,是他开启了列支敦士登王室收藏活动的第一个重要阶段。

14世纪末,乔治定制了一组表现各个月份活动的湿壁画,用于装饰他的主教官邸——执政官城堡“鹰塔”。这些作品将《祈祷书》的主题从手绘彩饰呈现到了建筑物壁画上。其中一幅表现打雪仗场景的壁画更是艺术史上的里程碑之作。近年来,特伦托的艺术史学家们对这件重要藏品进行了大量研究,目前它正在特伦托教区博物馆展出。

卡尔· 欧西比乌斯(1611-1684)是家族中系统利用艺术品交易来购买绘画和雕塑的第一人。在他统治时期,列支敦士登王室开始与安特卫普艺术品商人福崇特家族有了联系,这个家族在维也纳犹太广场设有分支机构。在长期的买卖关系中,卡尔·欧西比乌斯购入的第一幅画是奥斯塔德创作的《客栈里抽烟的农民》。在面对供其挑选的所有收藏品时,公爵总能精准地选出适合自己艺术馆的作品。1643年前,他购买了鲁本斯的伟大作品《圣母升天图》,用作1631年奠基的范尔德斯博格新教区教堂圣坛背壁装饰画。如今这幅作品正在列支敦士登夏宫内展出。

约翰·亚当·安德烈亚斯一世(1662-1712)为这个家族的收藏建立了一张更好的关系网,以搜罗数量众多的艺术品。比起父亲来,他更好地利用了国际艺术品交易网络,从中得到他这个慷慨买主想要的作品。如果追溯这些艺术品交易的过程,我们会发现,首先是来往信件夸赞艺术品质量,之后提供模型和草图,早在照相技术发明以前用这种方式来传达作品直观印象,然后是藏家的激烈竞争。这会让我们马上联想到现代艺术品市场的行为模式,原本我们错误地以为现代艺术品市场的全球范围影响是如今才有的。对于当时艺术品购买的程序及随之发生的现金流转的信息了解得越多,越会让我们感到惊讶,那时就已经有了高度发达的全球银行系统,且艺术品交易过程和模式与现今的活动几乎一模一样。

1693年,经过长期繁冗的协商,公爵从安特卫普购入了《德西乌斯· 穆斯》系列,这成为他后来大量收藏鲁本斯画作的核心。他同样还为王室收藏汇集了凡·戴克的大量作品(实际上,当时认为《德西乌斯· 穆斯》系列是凡·戴克所作),诸如非常重要的画作《玛利亚·德·塔西斯的肖像》等。他付钱给低地国家和意大利的代理商,请他们及时通知他艺术品市场上的新货。通过积极为他寻找画作的福崇特兄弟交易代理,他不仅购买了上述鲁本斯和凡· 戴克作品,还将这些大师的素描及实用艺术作品一并买下。

约翰·亚当·安德烈亚斯一世同时还进行着其他几项活动:罗骚区的夏宫和维也纳中心地带酒馆街(现称银行街)的王室新宅邸。正是在银行街的宫殿中,公爵首次将自己的艺术收藏在一楼主厅整体展出。

除限定继承的王室财产以外,王室家族成员还收集了许多其他藏品,他们相互之间还经常进行交换。18世纪末,所有这些王室成员的个人收藏都与王室限定继承的收藏合并在一起。

1705年起,银行街宫殿的收藏品对特定人群开放参观。由于这些藏品都代表着当时的最新品位,对于巴洛克繁盛期的维也纳艺术家来说,他们能够在这里轻易接触到伟大国际艺术典范。

在王室收藏历史中,传统延续的同时也伴有突然的中断。这仅仅因为收藏品通常是由历代统治者和藏品拥有者的品位所决定,他们时常卖掉数百件作品,然后根据个人品位购买新的作品取而代之。这些都要符合王室承袭的规定,也正是这些规定保证了藏品得以不间断地保存至1938年。其中的间断并不总是痛苦的:对法国艺术的偏爱使约瑟夫·文策尔一世公爵丰富了王室收藏,增加了许多全新的法国绘画、书籍和实用艺术品。法国艺术并未获得维也纳的王室青睐,却在维也纳独一无二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收藏里达到巅峰。如同王室收藏的其他法国艺术品一样,这些藏品今天也散落在世界各地。

过去的决断有时会导致灾难性的损失。鲁本斯的早期作品《参孙和达利拉》最初被品位独到的约翰·亚当·安德烈亚斯一世购入,之后在1880年巴黎的一场拍卖会上卖出,现存于伦敦的国家美术馆。《对无辜者的大屠杀》1921年被出售,2002年作为拍卖会上最贵的绘画被弗利特汤姆森男爵二世肯尼斯·罗伊·汤姆森在多伦多买下。这两幅作品都是约翰二世公爵随性而为的牺牲品——他打算把王室收藏里所有的裸体塑像都清理掉。当后者重新挂牌出售时,王室曾专门开会商讨是否将其购回。时任公爵非常理解他先祖对于这幅画中赤裸裸的暴力和杀戮的反感,只批准了有限额度的预算,结果不出所料未能买下,成功避免了这幅画回到他的艺术馆中。笔者至今还记得当电话通知公爵这幅画被别人以更高价拍下时他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

自20世纪70年代中期,汉斯-亚当二世公爵(生于1945年)重振家族经济,王室收藏重新采取了积极主动的购买政策,尤其是近年已经有能力购买大量的优秀作品。这些新购入的作品使汉斯-亚当二世公爵极大地延伸和完善了王室收藏的藏品。

正如约翰二世公爵用礼物和捐赠作为文化政策,今天的王室收藏同样也支持了王室和列支敦士登公国的政治利益和政治主张。最近王室收藏在巴黎、莫斯科、布拉格、新加坡的一系列展览项目,以及在北京和上海举办的展览,作为一个整体也体现了王室收藏的延续性。

绿茵传奇安卓版

侠义英雄应用宝版本

黎明之光ios安卓互通版

别惹三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