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茶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打车软件全城疯抢

发布时间:2020-06-29 19:59:01 阅读: 来源:茶盘厂家

两名出租车司机在关注打车软件订单(拼版照片)。(裴鑫 摄)

上海市日前规定,在早晚高峰时段,上海市出租汽车严禁使用“打车软件”提供约车服务措施。(商海春 作)

3月3日,快的打车联合支付宝钱包发出《致用户的一封信》,从昨日起,快的打车的乘车补贴由每单13元降到10元;嘀嘀打车则默默地把乘客补贴的最低标准降到8元,最高标准20元保持不变。连日来,快的、嘀嘀这对冤家竞相提价的补贴行为将打车市场闹得沸沸扬扬,几轮狂轰滥炸之下,即使在泉州这样的二、三线城市,出租车司机的工作状态以及老百姓的打车行为也已发生深刻变革。本报记者 刘倩

乘客 不用软件难打车

昨日早上8时37分,记者的一位同事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工作第四个年头,第一(次)迟到。刷卡时间8时4分……出门时间是7时33分,雨正大,等车等到7时50分,等到雨都停了,太阳都出来了。最后骑电动车来了。”同事的住所位于鲤城老城区,又在大型酒店附近,照理这个时间3分钟内即可打到车。

这则消息让记者忽然意识到:中心市区大有不用打车软件就难打到车之势。因为几天前,记者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晚上9时许站在鲤城大酒店门口等了近半个小时也没等到一辆空车,身旁大部分成功打到车的乘客都是通过“预约”。

为此,昨日记者做了一次试验。通过快的打车软件在办公室内成功下单,6秒钟后即显示已被成功抢单,并附有出租车车牌号及司机信息。从泉州晚报社出发到鲤城区政府,记者通过快的软件自带的支付宝功能页面结算,原本17元的车费,由于软件补贴了10元,最终记者只花7元钱即完成打车,而出租车司机表示也因此得到2元/趟来自快的的补贴。

司机 不用软件生意差

上述出租车司机肖风英告诉记者,安装打车软件不过是5天前的事。“忽然感觉拉不到人了,路上等车的人也不招手,一问才知道他们已经通过软件叫了别的车。”来自河南的肖风英师傅在泉州开出租车5年多,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于是,她只好让年轻同事帮忙下载了司机版的打车软件,平时就将手机放在汽车仪表盘处,24小时保持手机通畅,方便随时抢单。

肖师傅所用的正是时下被炒得火热的两款打车软件:快的打车和嘀嘀打车。

2014年1月21日,支付宝钱包和快的打车联合宣布,自当月22日起,乘客用支付宝钱包付打车费用,乘客每单奖励10元,司机每单奖励15元。

“自从开始用打车软件,空车率大大降低。就拿我自己来说,以前平均每天跑20多趟,现在能跑30多趟。”肖师傅算了一笔账,光是补贴,每天都能增加70元左右的收入。再算上拉活儿赚的,一个月能多出好几千块钱。一部智能手机,一个移动电源,肖师傅觉得这还不是“标配”,因为网络拥堵时几乎拉不到客人。于是,肖师傅又向记者询问如何使用移动上网设备,方便抢单,也方便乘客手机支付。

然而,对于那些不擅长使用智能手机的出租车司机而言,打车软件却是“致命伤”。同样从外地来泉州开出租车的薛师傅,已年近50岁,记者在未使用任何打车软件的情况下在路边等到他的车。他告诉记者,今年春节过后,他的生意越来越差,最差的时候一天只能跑10趟左右,照这样下去,连交汽车租金都吃力。

问题 “便利”为何造成不便利?

被绑架的不仅仅是被迫跟风的肖师傅,和至今仍不懂得如何用打车软件的“薛师傅们”。作为乘客,同样被软件所绑架,尤其是老人、孩子等不会使用打车软件的人。据报道,就连马云的妈妈也遭遇打车难。对此,一些出租车司机自己都觉得于心不忍,“路上经常看到一些老人家等车,但自己又已经抢到了别的单,不能毁约,心里也很愧疚。”

尽管快的打车在3月3日的公开信中宣布,从3月5日也即今日起,在北京试点老年人免费打车的公益活动,但可以预料到的是,相比于打车补贴的诱惑,司机推广这项公益活动的热情显然相对被动。包括目前正在进行的打车软件进社区,社区管理员帮助老人、小孩叫车等模式探讨,也都无法从根源上解决出租车“便利资源”分配不公的问题。

反应 出租车公司不支持

对于打车软件问题,记者也采访了泉州市多家出租车公司,得到的反映几乎都是“不支持”、“不推荐”或“不表态”。泉州市出租车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谢总告诉记者,据他了解,目前泉州市出租车司机们使用打车软件的现象已经较为普遍,为此集团公司领导亲赴厦门调研,发现厦门当地一些司机甚至手持几部手机,运用不同软件抢单。他表示:“使用打车软件是司机的个人行为,考虑到行车安全隐患,公司并不支持,并在安全例会上特别强调,不能在行车中使用手机。”

而对于2月28日厦门市道路运输管理处发出“严禁驾驶员行车时操作手机或使用手机智能召车软件”的通知,泉州市交通委出租科庄科长表示,《道路交通安全法》对行车时不能使用手机原本就有十分明确的规定,泉州市一直严格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执行。

他山之石

监管“大棒加萝卜”

上海市交通管理部门近日出台新规,从3月1日开始,在高峰时段新增运力配置方案出台前,暂行实施每天7时30分到9时30分、下午4时30分到6时30分的早晚高峰时段,出租汽车严禁使用打车软件提供约车服务措施,以缓解高峰时段打车难。

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在2月20日也发布规定称,驾驶员车内安装多个手机叫车终端,可能导致驾驶员因抢单而产生不安全因素的情况,为保证出租汽车运营服务安全,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部手机叫车终端。

在深圳的大本营,嘀嘀打车于今年1月份就接入到了深圳市统一出租车电召服务调度中心平台。

杭州的出租车运管部门表示,将和物价部门保持沟通,而物价部门将对打车软件进行专项调研。而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工作人员则表示,只要打车软件的运作不违反广州出租车管理条例,暂时不会干预,由市场自发调节。 (刘倩 辑)

国内vpn推荐

看优酷vpn

如何在海外看国内视频

腾讯视频加速

相关阅读